联系我们

地址:
电话:
传真:
手机:
邮箱:

来源:芜湖新闻网—芜湖日报编辑:徐涧发表时间:2018-12-25 00:52:41
查看数0>

 “这几年压力真的太大了,拿到这份判决书,我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从民间借贷案件中解脱的被告童某握着法官的手连连道谢,“是你们让我认清了他们的真面目,维护了我的正当权益!”

被告童某在接受法官询问时显得十分委屈:“签字的借条上写的是30万元,但是扣除了保证金、管理费等等,实际拿到手金额是23万元,而原告现在却让我归还30万…”而该案中的原告胡某,2018年7月因13件民间借贷案件频繁现身芜湖县法院。

在芜湖县法院,原告吴某、范某的18件民间借贷,与胡某案件有惊人相似之处。案件中的被告均不是本地人,开庭时大多数被告不到庭。被告均辩称借条上载明金额与实际到手金额有明显差距,利率也远高于借条上载明的借款利率。

法官在审理中发现,原告提供的证据均为格式化借款合同,规定也较为全面,唯出借人一栏空缺。一个名为“马某利”的案外人在这些案件中扮演了重要的“中介”角色,被告都是通过他来签订借款合同。但很多被告却诉苦“根本不认识原告”,芜湖县法院在该院的案件中也没有找到马某利为原告的民间借贷案件。

“开庭时大部分被告经法院传票通知后拒不到庭,这让原告有机可乘,即便之前支付过一部分本金或利息,原告若庭审时否认,被告就可能面临重复还款的风险。”承办法官道出了职业放贷的另一“套路”。

早在去年,芜湖县法院就开始关注职业放贷人。2018年该院加


通过公开摇号抽签的方式,张新英和同村的156户村民分到了二期采煤沉陷区整村搬迁住房,加上之前已经入住的73户一期搬迁住房,东马户村几乎全部村民实现了乔迁新居的梦想。 李庭耀 摄

中新网长治1月7日电 (李庭耀 王维宁)“我家开春就要装修,今年怎么也要搬进去。”7日,山西省长治市长子县东马户村的张新英与邻居合计着如何装修新房。2019年的第一天,通过公开摇号抽签的方式,张新英和同村的156户村民分到了二期采煤沉陷区整村搬迁住房,加上之前已经入住的73户一期搬迁住房,东马户村几乎全部村民实现了乔迁新居的梦想。

东马户村属于采煤沉陷区,村民们多年来深受采煤沉陷之苦,许多房子出现开裂现象,尤其是土坯房的裂缝现象更为严重。每逢下雨,屋顶和墙缝就会渗水,屋外大下,屋内小下。

村民们通过公开摇号抽签的方式领到新房。 李庭耀 摄

据了解,长子县委、县政府多次研究东马户村的采煤沉陷情况后,决定实行整村搬迁,住房搬迁工程先后列入山西省采煤沉陷区治理重点推进工程、市县改善人居环境重点民生工程。

“我家以前住的是旧砖房,这次能分到一套上下接近200平方米的框架结构新楼房,不仅安全,还宽敞明亮,以后日子过得更安心。”张新英说。

张新英来到已搬迁入住的一期搬迁户张大庆的新家,张大庆家是五室、二厅、一厨、一卫,居?

今年以来,合肥市全面开展规范治理校外培训机构专项行动,已经通报了5期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典型案例。设置53个市级专项集中培训项目,遴选6个校(园)本培训示范点,开展菜单式送教和集中培训45场。6个县(市)区被授予“全国中小学校责任督学挂牌督导创新县(市、区)”称号。


如果算上人工和时间成本,则需要更多稳定的客源。随着客源被官方渠道和第三方抢票软件进一步分割,单兵作战、小规模黄牛团队很难有优势。

图为二等奖获奖作品《孔雀服饰(组照)》,作者:李贵云。



  “只有先改变自己的态度,才能改变人生高度。”千斤重担人人挑,个个身上有指标。“责任”二字深深嵌入国欢镇村干部的心头,并悄然衍变为干事创业强大的凝聚力、战斗力和竞争力。


研究人员利用近两年来对蚌埠双墩遗址进行考古发掘的时机,现场取样采集了多个地层的沉积样品,并进行植硅体分析。研究结果显示,在距今7300年到6800年之间的时期,黍与水稻已同时出现于该遗址,且水稻在其农作物组成中占据了绝对主体地位,黍的比重相对较低。这一发现将粟、黍类旱生农作物在淮河中下游地区出现的时间提前了2000多年。


兴捣Γ洹⑹烊酥浞婪缎愿汀!?/p>

至2016年年末,范雪阳发现,有学生沾染上了“公众号借贷”,“个人通过公众号就可以放贷,运营成本远低于网贷公司,传播面广,贷款流程简单,管控也更难了。”

而校园贷各种形式背后,“培养学生参与营销,放贷,雇佣第三方催债……”,据范雪阳观察,这样一套完整的灰色产业链条,早在校园贷存在的初期就已经形成了。

利滚利的校园贷“套贷” 面对催债方具体还多少竟可以谈

采访中,一些辅导员老师注意到,涉贷学生中,许多人最初借款不超过5000元,最终却要还款近万元甚至数十万元。

根据最新司法解释,民间借贷利息可高于银行利率,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期同种贷款利率的四倍(不含浮动利率,包含利率本数)。那些呈几何倍数翻滚的欠款,是如何形成的呢?

“有些贷款平台打出广告,宣称日利率很低,实际上,年利率高得吓人。”朱里静给学生算过这样一笔账:利息=本金×利率×年限,日利率=年利率/360=月利率/30;某贷款平台打出广告“日利率”为0.05%,实际上,年利率=0.05%×360=18%,而2017年,央行贷款(一年内)基准年利率仅为4.35%。

“还有的,避开‘利息’等字眼,换之以服务费、手续费等,巧立名目,实际上仍是高息。”范雪阳说。

不过,在上述3位老师看来,更可怕的,是“套贷”。

范雪阳曾接触过这样一个例子,一名同学借款3000元,按分期还款,一段时间后还不上了,贷款平台就出招:“可以找另外一家平台借,先把我这边的窟窿堵上再说”。然而,等这名同学借了第二个平台,需要借的更多,到了还款时又遭遇了同样的困境。

“等到了第七个平台,需还款额几乎就要七八倍,到两三万元了。如此,涉及平台越多,后面的窟窿越来越大。”范雪阳说,而起初,学生拿到手的,只有2000多元。经历多个平台“套贷”,一年多后,这名同学已欠下30多万元。

类似的案例,在武汉也存在。

胡永清介绍,某高校大二学生小龙(化名),贷款平台涉及某分期、某学贷、某校贷、某才网等校园分期平台,金额从2000元到1万元不等,到了还钱时,这名同学拆东墙补西墙,一年后累计本息高达十几万元。

“积压借贷多,易反复,拆此修彼,越滚越多。”范雪阳掌握这样一组数据:2016年,他们处理的27起贷款案例中,反复贷的有7人,占比26%;有拆补现象的人占到了5例,占比18.5%;还不上找人帮贷的2例,但共涉及9人。这9人中又有5人是不知情,纯粹出于帮忙而“被贷款”。

面对学生欠下的高额款项,放贷方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各种催债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胡永清介绍,小龙欠下本息十几万元后,催债方追到学校,采取跟踪、恐吓,甚至限制人身自由等方式讨债。最终,小龙告诉家里,无奈之下,家里变卖了房子还清了巨额债务,小龙选择了退学。

多年跟不良校园贷团伙打交道,范雪阳不光见证了学生被催债,自己也被骚扰、威胁过。

去年3月底的一天傍晚,范雪阳的手机不断被网络电话呼入,同时不断接到各种网络平台的骚扰短信轰炸。

而此前一天,一名催债人员到校催债。该校一名学生找一家网贷平台借款5000元,显示累计需还2万多元。为保护学生,范雪阳与催债方交涉,表示只能还7500元。双方未谈妥。对方离开时抛下话:“你在这儿工作,你也会出校门的……”

被“呼死你”后的当晚,范雪阳继续与该平台及催债方交涉,“讲法理,发脾气,摆现实……左右夹击,最终,以7500元的数额谈定。”

范雪阳分析,随着国家对校园贷的监管不断加码,网贷平台、催债方也有一定压力。但是,学生借贷欠下款项,由于已签下合同,不还肯定不行,但是,“包含本金,之外具体还多少可以谈”。

具体来说,比如某学生借款3000元,实际拿到手2300元左右,分期还不上时,本息累积到5000元。这时,放贷方雇佣第三方催债,如催款成功,第三方可提成1000元甚至更多,而放贷方实际也是有钱赚的。此外,多年跟贷款平台、催债方打交道,范雪阳还摸索出,“贷款方、催债方虽是合作关系,因存在利益纠葛,双方之间实际也是互有防范的。”

培养大学生树立正确消费观价值观可有效降低不良校园贷发生率

面对花样百出的校园贷,范雪阳、胡永清、朱里静均曾多次专门撰文,并给学生开展讲座,普及不良校园贷危害、防范要点。

在朱里静看来,面对当下相对多发的“培训贷”“美容贷”等,最关键的,是要厘清培训或美容机构、学生、金融平台三方之间的法律关系。

以培训贷为例,一些学生反映,参加了几次培训课后发现质量一般,是否可退费?欠款是否也可不交了?

朱里静分析,培训贷本质上是学员和贷款机构之间的借贷关系。学员向贷款机构申请贷款,贷款机构审核批准后放款,学员用该笔款项支付培训机构的学费,“所以学生并不是欠培训机构的钱,而是欠贷款机构的钱,这一点一定要区分清楚。”

至于培训贷的利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若干意见及司法解释》规定:民间借贷利息可高于银行利率,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期同种贷款利率的四倍(不含浮动利率,包含利率本数),超出部分不受法律保护。

学员在培训机构处已全额缴纳完学费,若培训机构发生问题或学员想退班,需学员与培训机构协商退费,如协议上有约定,从其约定;如无退费约定或协商不成,可去工商局投诉或法院起诉、申请仲裁。

但朱里静也分析,因为培训贷涉及学员、培训机构和贷款机构三方,有的协议上甚至约定了培训机构给学员向贷款机构提供担保,如学员要退班还要支付“违约金”给培训机构。现实生活中,经常发生学员想提早退班但遭培训机构和贷款机构之间“踢皮球”,或本来就是骗局的培训机构跑路,学员只能一边报警一边继续还款的情况。

在胡永清看来,由于不良校园贷贷款操作流程、审查手续简单,大学生自我防范意识不强,而有一些分期购物网站背后不良校园贷的形式愈加隐蔽,大学生更应擦亮眼睛,远离不良贷款。

他建议,一旦遭遇其中,应第一时间向老师求助、并报警,同时准备走民事诉讼程序,不可独自扛着,最后“窟窿”越滚越大,维权难度也随之变大。

在范雪阳看来,一些不良校园贷案例的发生,也与当下倡导超前消费的社会风气下,大学生缺乏正确的消费观、价值观有关。

他举了个例子,

据印尼气象、气候和地球物理局网站消息,地震发生于雅加达时间0时27分(北京时间1时27分),震中位于北马鲁古省西哈马黑拉县西北146公里处海域,震源深度10公里。



全国铁路在2019年1月5日零时起实施新列车运行图,每日共有72对列车途经千岛湖,现乘坐高铁可直达千岛湖的城市有:北京、上海、南京、济南、徐州、苏州、西安、郑州、武汉、南昌、九江等。


2019年1月4日上午,武汉开发区再度回应事件进展,经调查,七区B2栋楼因地基局部淤泥层较厚,基坑开挖时受挤土效应影响,部分桩出现挤偏现象,目前正在按原设计单位出具的基础加固方案处理中,预计于2019年1月中旬可全部处理完毕,处理完毕经各方参建责任主体单位验收合格后,该楼可进行后续主体结构的施工。




尿系结石、感染、肿瘤、男科学疾病的临床诊治和治疗上,他积累了26年的工作经验。

平时,张卫兵不习惯直呼自己的病患的大名。年轻一点的,他喊“小伙子”,稍微年长些的,他喊“小兄弟”。他今年49岁,大部分病人都被喊成“兄弟”。

张卫兵非常乐于帮助他的“兄弟”。有一次凌晨一点多钟,一名住院患者突发大出血,其他科室的技术骨干都参与技术下乡、不在医院。值班医生感到情况不好,打电话向张卫兵求助,“既不是他管理的病人,也不是他值班”,但他不到半小时就赶到了手术室。40分钟内,患者的血止住了,病情趋于稳定。

这一次,曾经救死扶伤的张卫兵则仍然在ICU继续抢救。湖北省卫生健康委找来北京上海的权威专家,为他进行了会诊。坏消息一个接一个,他的心脏两次停止了跳动,起用了人工心肺仪(ECMO),这种治疗手段相当于在人体外部重建一个“人工心肺”,代替心脏功能,同时还负责为肺部供氧,是挽救急危重症患者生命最后的保障,但同时,患者也要忍受相当的痛苦。

“学医的人都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事发之后的几天里,同事们还是一有空就往ICU跑,但是互相之间不敢提“那件事”。护士长陈小燕几乎每天都会接到各种询问情况的电话,一天中,手机几次没电关机。

有患者在门诊得知了张卫兵的情况,飞奔到ICU门口守着。有人在他的办公室门口折了纸鹤,有人买来鲜花,留下字条:“兵主任,期盼早日听到‘小伙子,你在做什么’的电话‘骚扰’!”

图/ 韩逸

       

4

     

危机生命的凶险持续了整整6天。

2018年12月20日,张卫兵的意识终于逐渐开始恢复。可能是呼吸有些不畅,张卫兵皱了一下鼻子。这和他平时开玩笑的表情一模一样,旁边的护士长看到,眼睛马上酸了。

沉睡了124个小时之后,痛感和记忆渐渐回到他的身上。向同科室的同事安排好自己负责的病人之后,张卫兵慢慢地对他们说,“我这次真是九死一生。”

他暂时走出了鬼门关。他的脖子下方有一道20多公分的切口,脑水肿还没有完全消退。左右两侧腹部都有很长的伤口,被刺伤的肝脏和肾脏需要慢慢恢复功能,肺部还面临着一道感染关要过。

苏醒之后,张卫兵和关心他的患者视频。 图/ 韩逸

张卫兵发现了自己手指的伤,情绪变得激动。那只曾经无数次举起手术刀、帮患者解除病痛的右手,食指骨折,肌腱断裂,如今已经没有端起一只水杯的力气。受伤前,张卫兵带领的小组每个月都会进行六七十台手术,在科室接诊的手术量总是排名靠前。而他何时能够再次拿起手术刀?同科室医生的回答很含糊,大家都明白,那是一个遥遥无期甚至没有答案的答案。

没人敢向张卫兵提起那天的情况。所有医护人员都避开谈论这个话题。但是张卫兵却记得清清楚楚,“一闭眼睛,就会想起当时那一幕。”郭中强感到,老师的心理创伤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恢复的,“他说闭着眼睛就会想,那他会让自己尽量保持清醒,就是老睁着眼睛,没办法才睡一下。”

张卫兵瘦了很多,但脸看起来还是有些水肿。

圣诞节那天上午,张卫兵受伤前一天主刀手术的病人可以出院了。他买了一提苹果,想送给还在重症监护室里的张卫兵,“希望他平平安安。”

殡仪馆,家属已经悄悄取走了曾红平的骨灰,没有留下任何信息。而张卫兵目前还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心理专家已经介入、希望帮他尽早恢复心理健康。

没有人愿意谈起未来。面对“张医生什么时候能够回来”的问题,郭中强甚至不希望老师还有重新站回手术台的勇气。他更乐意张卫兵恢复好身体和精神,出去旅旅游,“不要再面对这个能让他再想起伤害的地方。”

患者们为张卫兵医生写的祈福纸条。 图/ 韩逸

来源:芜湖新闻网-大江晚报编辑:张清晨发表时间:2019-01-09 00:54:57
查看数0>

热爱红领巾,拥抱新时代,争做好少年。

孩子们展示自己的“心愿卡”

欢快地跳起亲子舞蹈《幸福的脸》

敬礼!我是一名光荣的少先队员

在牧区,肝包虫病较为常见。老刘带领团队在医院成立的肝包虫病诊疗基地,仅一周时间就收治了24名患者,让当地老百姓享受到北京优质的医疗资源。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张国圣 李宏

  一个人的一生中,总有那么一些经历,比如某次难忘的旅行,让你豁然顿悟,让你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发现久违的感动。

  美国散文家、自然主义者梭罗曾说:“旅行的真谛,不是运动,而是带着你的灵魂,去寻找到生命的春光。”

  有人说,离开一个地方,风景就不再属于你;错过一个人,那人便与你无关。

  其实,凡是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经历过的人,都会成为你生命中不可磨灭的一部分,因为你的足迹有多远,心就有多宽。到不了的地方都叫远方,是的,旅行不一定要有什么目的,有时候随心所欲的漫游,反而会比精心计划好的旅行更让你充满惊喜。

  一个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应当挥洒在那些较少人行走过的路上。因为我坚信,地平线的尽头,还会有更多的风景……(刘海翔)


  医生姓名:许金榜


?  林家有:一点不假。国家和人一样,都有一个成长过程,那时的中国处于近代化的幼儿期。孙中山当时还是在校学生,他也不是一开始就要革命,开头他也主张改良。

<点击返回>

上一篇:香港六个奖开奖结果:纪律检查机关监督执纪工

下一篇:绝杀不岀平特一肖论坛:武隆查获1200余条走私烟